分类目录归档:史话

殡葬行业史话名人墓志

《墓政大咖秀》殡葬老兵池国生访谈

| 史话

首先感谢《墓政参考》的林总和您的团队,给我一个从事30多年殡葬人的一个说话的机会,因为这个行业真正表达心声的窗口说句话有,但是我觉得很少,所以有些像我这样从事几十年殡葬的人,确实有话要说说,把心里的话说说,我觉得对行业的发展多少会有一些好处,其实我从事殡葬是1986年,因为当了三年兵,回来之后怀柔民政局在招工,我就来了,先到了八宝山人民公墓,到人民公墓挖坑、埋碑,那时候特别简单,就一个坟头,没有墓,做了将近两年,当时八宝山殡仪馆要建临时告别厅,原来人来以后直接进车间,它建了几个临时告别厅,进了车间以后让尸体临时告别一下,最后告别一下,我们再到火化车间进火化,做了接近一、两年吧!然后我就上了火化车间开始火化,那时候的火化还是捷克炉,一种四开的大炉子,每天一个炉大概火化二、三十惧,那时候特别辛苦,它那种点火会把人烧伤的那种,那些老师傅都很辛苦的,捷克炉之后呢,然后沈阳有了80B,80B比这个就要文明多了,完了之后就改,那会有日本炉,日本炉主要是给国家领导和对国家有贡献的,那时候日本炉就有了,后来首钢又设立了一个新炉,也叫转炉,比较先进,炉子转着在电视就可以操作,也能看得见,里面的人烧到什么程度都能看得见,最后又建了一个豪华炉,豪华炉就是单体炉,火化中央领导的,火化炉建完之后嘛,当时是临时工,再加上自己实在、努力,这些其实都是党员要干的事情,领导后来就让我负责豪华炉,应该在我的记忆里面包括陈云、姚。。。。。。陈。。。。。林柏渠、陈景润,那都是我负责做的。在那里干到1996年的时候包括殡仪馆的领导要把临时工做转正,把农业户口转成非农业户口,就准备转正了,转成正式工,当时又来了一个政策告诉我,没有正式合同工的要辞退,那时候大家就都走了,大概二、三十人吧!说句实话,什么也没有和我们说,走了就走了,后来回家又干了点,反正是干啥啥不成,说句实话,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贡献在了这里,回家之后,你觉得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当时手里又没有钱,人脉圈子和这又不一样,这样后来有个厂长就说,叫钟厂长,他是我一辈子的恩人,这里必须要说一下,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在干嘛呢,我说没事,他说你过来,这边帮忙过来成立一个殡仪服务公司,然后我就来了,来了之后我又从太平间开始做运尸运到殡仪馆,在这里干了一年多,两年吧!之后也不是说变着方式把我辞了,后来把我辞退了也给了我几万块钱,给我将近不到七万块钱,回来又待了不到一年,后来钟厂长又给我打电话,说天坛医院你过来帮忙给弄弄,后来在那里又做了六年,这样以后又到了2007年3月份,后来我就出来自己做,那时候开殡仪服务公司必须是民政局说了算,有个政策是两年,民政局不管,你只要鼓励小企业去注册,不到一个月,我就把公司注册好了,注册了天堂祥鹤,原来是想叫天堂鸟,但天堂鸟注册不了,老祖宗不是有句话说驾鹤西去嘛后来就改成了天堂祥鹤,慢慢做,到2018年是整整十年,这十年不知道是转运也好,我这十年是到期就要转,都说十年磨一剑,人家十年磨一剑,我是三十年磨一剑,但今年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我都不太关心并且去管服务公司的事情,儿子会去管,夸张来说,是很优秀,因为有几个副总,然后他就把这事接了,我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其实我这人也懒,我说做殡葬这块,为什么我不干了,首先我觉得做殡仪我不是个生意人,我从来没有说我是生意人,为什么?因为买东西我不喜欢和别人砍价,包括买任何东西,我不会,因为我砍价,我不是丢人,而是我不好意思,所以说殡葬这块来讲,真正为逝者服务的这块,我觉得应该把它上升到生意上,从心里也不舒服,那有的人又要说了,你这不就是买卖?那买卖,我不做,别人也要做嘛,我做可能比别人做的更好,挣钱没有关系嘛,挣的钱我们再给他花进去,所以我现在就让我儿子在做,儿子在做,前两年,没有事干了,手机也不响了,其实我手机不用拿,我手机几乎不响,我觉得现在岁数也不大,50多岁,忽然觉得自己没事干了,那怎么办?我们做殡葬的,还存在一个问题,我们想做公益,拿着殡仪公司去敬老院,人家老太太说你们是不是盼着我们早死,可是我们发心好,特别想要去做一件好事,帮别人打扫卫生、聊聊天挺好,但是我们拿着殡仪服务公司去人家是不欢迎的,后来我又想来做一个文化公司,我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我就先成立再说,先注册一个文化公司,也很赶巧,9月份成立的文化公司,10月18日又认识一个电影演员李昌茂,男一号,我其实真的是为了帮助他,而且投资了《马骏》,现在这两年还略微好一点,就关于暴利这块,一到清明,干殡葬这块包括殡仪馆,我们这些企业也好,清明节就是过关,非常难,特别是记者天天报道殡葬暴利,说死不起,其实在这里我真的要好好聊聊,我说完了并不觉得对,但是包括所有人,从事这个行业也好,最终得到好处也好什么来讲,会有一个客观的评价,殡葬暴利这块,打个比方来说,我们一条街,有四家店,一家饭店、一家服装店、一家烟酒店、一家殡葬寿衣店,但是在开业的时候呢,别人去拿营业执照都没有问题,只要合格人家都是一个礼拜就取,但是殡葬行业呢,首先要居委会同意,第二个你还要征求所有居民的同意,你才能去办,办完了好了,开业了,但是同样的业主,服装店也好,烟酒店也好,房租一年是5万,你要是开殡葬寿衣店,有可能就是十万,他不想做那些东西,你看人家饭店一天三顿饭,服装店一年四季,换季就要买衣服,烟酒店喜欢抽烟是不是要买烟抽啊,喜欢喝酒到饭店就要买酒还要送礼,你看看哪个寿衣店天天有人进去,房租又高,人工又不好雇,它不是所有人都想干的,给人家高工资才能去做?饭店也好,人家都有有点上班,有点下班啊,烟酒店、服装店更好,十点才开门呢?晚上十点下班了,寿衣店你看看24小时一条龙服务,全天候没有人不行,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世啊,那我们200元进的骨灰盒,400元卖的高?天天卖?你把这成本看看,这高?这是暴利,再说现在好多人,这种事不是刚需,亲朋好友去世了,他才想起有个寿衣店,要去买点纸、寿衣去,买个骨灰盒还托人,托朋友,找个关系,找完了之后你去见他一面,还当爷爷一样的叫着,把你搁为上宾,处理完了就把你给忘了,那你再和他见面,饭都懒得和你一起吃,那现在的行业是暴利?那打个比方说我们现在的工人一天24小时要在岗位上坚守,那你报道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看我们的工作环境,那是给钱就能干的?我们请工人要给别人更高的工资,我们干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干了一件非常积功德的事,我们得到社会的尊重了?你们媒体应该报道一些我们好的东西,这叫暴利?我是真的觉得我们很辛苦,你得传正能量,你是记者,你为了出名,有意思?你打个比方,墓地贵,那国家现在绿色殡葬,有树葬、墙上也可以放、海撒,不用花钱,我们有一万的,几千块的钱的,你非要看几百万的,那几百万的是给你准备的?是给有需要的人准备的,所以我们说的入土为安,说句实话,这人得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可是我们老在讲暴利,那别墅好几千万,上亿的,他要想买,他在乎这钱?再说了,这些人的钱不花干啥使啊?通过暴利这个事情呢,前些年,我也走出去到台湾、马来西亚,到全国各地我去学习,走出去一次,首先有一次我到了沈阳吴帝伯,吴总那里,我去一看,他那边有个礼仪展示,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好,当时和我一起去的还有石家庄的吴总,还有赤峰殡仪馆的王主任,我说这个礼仪好?他们说我们现在用的非常好,效果非常好,我说我也要去,连夜我就跟着王主任到赤峰殡仪馆,其实我原先我也知道,包括给逝者SPA、贴面膜、洗澡,从我心里来讲,可能用的不是很多,但是包括礼仪服务,我都觉得好,然后我从赤峰回来之后呢?我把石家庄的吴总又请来给我们的员工上了一堂课,上完课,我又跟着吴总到了石家庄去看他的礼仪服务,包括家祭,那时候我还没有回北京,在车上就给儿子打电话:“你快点过来”一块到那里去学习,连夜去学习了以后呢,儿子他们两个人到现在礼仪服务管理快80人了,但从这里把服务植进去了以后呢,我觉得包括亲属也好,效果觉得非常好,为什么?这就是每一个人他需要一个仪式感,以前呢,我们就是鞠个大躬就走了,显得特别草率,后来我们的礼仪服务要做到真正的对死者尊敬,这样的话,家属感到也欣慰,我们那之前就是人去世了,糊弄糊弄就拉倒了,现在我们要做SPA,家属来了我们要给他洗澡,包括我们的女孩子都可以做,洗完澡家属感觉特别特别的舒服,就给了我们很多肯定,原来在十年前,我就提出了一个厚养礼葬,原来不就是厚养薄葬?我觉得和政府可能有点冲突,但是我觉得厚养礼葬是没有毛病,厚葬是觉得是不对的,所几百年留下来的东西要厚养到什么程度?那为什么皇上死了之后还要活人来陪葬呢?这个就是厚葬,那礼葬我们最起码礼节的东西至少是给逝者,我们做了之后,对活着的人是一种敬畏啊!你让他的子女、孙辈也好,一定要让他知道他的祖父也好,我的外祖父,要把他们真正的有正能量的东西给他传承啊。你打个比方说礼葬,现在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在88年的时候,我在八宝山的时候,那时候人怎么来的,人怎么死就怎么来?整容的人都少,包括像刘。。。。。大师,有几个整容的,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整容,真的整容是有钱的人才能整容,然后一般来讲就是一个单子,盖一个单子就完了,连寿衣都不穿,有个最典型的例子,有次外面自行车来了个人之后,我问他人在哪呢?在一个躺椅上坐着呢?就这么就拉来了,拉过来以后呢,最后来讲随着人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慢慢就要穿寿衣了,穿寿衣包括双福双寿都弄得了特别干净了,每个人都要整容了,再生活好点呢,就有尸袋了,可以把人用尸黄色体袋装起来了,再下来呢,就有纸棺了,弄个尸袋放在纸棺里面,再后来就有木棺了,有木棺了现在的木棺各种形式都有了,各种价格都有,骨灰盒也很简单,这个东西不是说我们要怎么样,是人家真正有需求啊,打比说20年前,你饭还吃不?你活人还活不明白呢?我有这个孝心还尽不了这东西啊,再有人曾经说他不孝顺,20年前,30年前我就说过,他不孝顺为什么呀?因为他生活困难,谁有钱他也会办事,对他爹,他妈怎么就不孝顺啊,有个别的真的是个别的,现在你说还有不孝顺的,现在生活好了,就谈不上这些东西了嘛,国家给你补助,现在也提倡家有一老,如果有一宝,我觉得厚养礼葬,但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应该一定要把这个“礼”字说明白了,我们现在包括国家,我们就应该重视礼仪的东西,我们打比方说,过去为新中国建立功勋的这些个老的革命者,为什么去世了还要准备车啊?那习主席还要带着政治局常委要去公祭这些人,为什么还要提烈士纪念日?没有这些老的东西,我们怎么去传承,我们天天老说传承、传承有意义?我们现在来讲,他爷爷去世了,孩子不让她去,你这孩子不让去,你怎么让他去传承啊?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包括听说好些地方吹唢呐咋的,唢呐我记得有个电影叫《丹凤朝阳》,这个电影我看了,他爹说就一定要让他儿子吹唢呐,而且还是给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吹,我记得好像说的是村长是德性不好,他不愿意吹,那你把它砸了有啥意义啊?弄个音响。。。。。。。拿个音响是不是比那唢呐还美啊,唢呐也不能天天吹哀乐啊,它能吹点别的啊,有些东西它是民俗,是习俗,是风俗,它不是迷信,什么是迷信,你不能都搁到迷信里,我们真正该做的做到了?没有做这些东西,啥叫迷信,风俗是传承的,对国家来讲,清明节放假了,那为什么要放假呢?不是让你来祭祖的?不是给你三天假期让你去玩的,但是你看这三天假,两个礼拜前后,墓地的人有多少?但你说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呀?我看过一篇报道,这就是中国人最好的信仰,那到清明来讲究是祭祖的呀,到那里之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你可以和他说呀,去坐到那里呆一下,敬一下,你带着孩子去,讲讲老祖先的故事,讲讲正能量的东西不是很好?一味的说是迷信,我不知道迷信二字,我没有查过是啥意思,就是我们包括我们行业的人也希望能做好,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沟通,你不能说是清明来了,我们这些人,包括这些企业有一个正确的引导,如何把这个行业做好,其实我们的初衷也是这样。
我想强调一下,其实我们不管是追思会也好,告别会也好,首先你服务的是活人,我们一定不能说我们是为了死人在服务,那为了活人的服务怎么去做?你应该把生命教育加进去,活着的人如何好好的活着,如何珍惜生命,别浪费时间,还有墓地我们还是让后人去传承,包括我们从长沙民政学院、北京社会管理学院,我们也招了很多人,这些孩子年轻,包括社会上也有好些孩子来了,要给他们一些教育,要做到如何用心去服务?就像我刚刚说的,一定不要把他当做是尸体,也不要说是当成你爹你妈,当做你爷爷奶奶,你只要当成你第三方的服务就不对了,你就要我应该这样做,我要如何用心的去做,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通过服务,我觉得有个好朋友给我打电话,有个朋友的岳父在别的医院去世了,然后我们家副总苑总去了以后,那边环境不行,你可以上我们电力医院来,到电力医院来了之后呢,就包括从之前的一开始SPA、告别,包括一系列的弄完之后,家属非常满意,这是在是去年还是前年的时候,朋友要去交钱,我说交钱就不用了,你给个三分之一,或者一半,我说不行,他说必须要给,因为是朋友嘛,我们不是为了挣钱,只要你满意就好,但因为有朋友这层关系嘛,他说我必须要请你吃饭,我说那好,你这非得要吃饭嘛,他说吃饭你一定要带着你们的业务,还有所有参与的人员,我要表示感谢,但是说实话,这顿饭我觉得比结账贵,完了之后他就给我说了一句话,特别感动,他的地位也很高,他就说一句,他就说我这个北京的姑爷,就是刚演完《老炮》,你知道《老炮》不,他比老炮还老炮,他就从来没有服过谁,他当时就说了太好了,我就没有想到殡仪服务这人死了还能这样做,他说特别服,他跟我讲到,他这句话比吃这顿饭都舒服,证明我服务到了,我们家里现在挂的锦旗有几十,没有挂的有很多,这个锦旗和别的还是不一样的,那是家属发自内心的要给你送面锦旗的,所以我们每个点都挂着很多的锦旗,通过服务,这几年不干了之后呢,我通过也是道德经的学习嘛,到泰国,一个文化的学习,老师讲的呢其实他也不讲道德经,其实我们不讲什么是道德经,我们了解的道德经肯定是讲道德嘛,但是里面讲的东西很多,老师说一定要卧立他,道德经讲什么呢,就四个字,人要活好走好,那我说太好了,我正好干的就是这个,然后老师就说一定要强调生命,有一次,老师说你们算算,你们还能活多少,之前没有接触老喝大酒嘛,活到70岁,我就不容易了,但是我今年55岁,活44,到99,我还可以活44年,其实从那完了以后呢,回来以后呢就觉得生命非常可贵,其实我们也在想,我们在做临终关怀这块,好多人都在做临终关怀,包括医院、学者,我说句实话,他们讲的这些东西我都不是很认可,为什么呀,这些东西你不用没有用啊,她要死的人了,你跟他说你别惧怕死亡,人都有要走的这一天,他也知道自己要死,你和他讲没有用啊,那我突然在想,要做临终关怀这些问题,我听到老师一讲呢,我说能不能做一个生活体验馆,生命体验馆,我们跟几个老师聊了,他们说这个想法太好了,其实我们现在不见得做的起来,但是我们让人看呢,就是一定要重视生命,这个现是这个意思,怎么做,我们也在想,我把这个说完了呢,老师觉得特别好,一个搞藏传佛教的,还有一个吴老师,吴仁德,他是一个教北工大的一个硕士的教授,张国成老师就说,我去给你写个《临池赋》,我说太好了,但是他把《临池赋》写完之后发给我了,我当时就和他说了,你太厉害了,我当时说了我做,但是你把这个赋给写了,我觉得我责任太大了,而且还必须要做下去,包括后来跟吴老师聊了,他也说非常好,国成大哥又让吴老师把这个赋有改了改,两人改完了之后呢,那天我一查,286个字,心经不是268个字?这个字没有问题,非常好,这个就是《临池赋》,所以说《临池赋》,吴老师有时候来朋友他会送一个,《临池赋》应该是临池文化公司的嘛,您怎么送啊,开始我不太理解,后来我理解了,是《临池赋》而不是临池文化,适合所有人,但是我为什么要和他讲,包括所有人,年轻人,在浪费生命,包括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一样,死亡我们天天在面对死亡,我们就认为死亡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每一个人他都是这样,包括我们不干这个行业的人也是这样,觉得死亡与我没有关系,就是在浪费生命,所以我们要做生命体验馆呢就是让所有人来讲最起码不要浪费生命啊,我总觉得浪费生命,不要浪费资源,我们家人的群叫光盘行动,你要是吃饭,你使劲点,吃完了打包了,有时候不打包,打包也就转一圈,第二天又扔了,我给我们家里人,我说从现在开始,吃多少点多少,吃完给我照照片发给我,发到群里, 不能浪费啊,我说还有一个好处,三个人吃饭,你先点两个菜,不够再点,所以我们的家人也很支持,到吃完饭,照个盘子上来,我和员工也在讲,我说资源有限,包括家人来讲,我们是花了钱了,你浪费完了就没有了,你资源没有啊,我们要考虑子孙后代的事情,所以说成立文化公司,使命是必须要干的就是按照《临池赋》去做,所以这是吴老师写的,有这个《临池赋》,生活就有目标了,临池文化是一个老师起的,临池它是有个典故,王羲之练字,就是把那池子染黑了,就用了临池,正好也姓池嘛,所以我现在是觉得是这样,殡葬这块呢就让儿子和几个副总一起做,然后我主要就是做文化这块,这块来讲一个是投资电影嘛,投资完了之后和韩导啊包括郝总啊,觉得电影好,他说你继续做吧!我说我钱少就跟着玩吧!可能真正要做的就是临池文化,《临池赋》这个,我们如何让更多的人去把尊重生命做好,《临池赋》下一步我们来出一本书,或者出个小册子,来人给一份,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包括道德经来讲,也有悟道经德,他说悟道经德你不要看,你就看道德经就行,其实在这里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这人说话特别随便,我认为我说完无所谓,但是学完之后发现自己有时候做的真的不对,比如道德经里面有一句话,美言可以失尊,美形可以加人,当然我也不懂啊,老师和别的学长说,一句话可以百样说,一句话你能说的婉转点,好听点,或者你把这句话表达一下,你别自已为是,我们把人做的低调点,所以说老师说的这些东西特别好,你要做33个实践品质,微笑、敬业、敬畏、爱国,我在想我把这些做完我不就成了圣人了,那你就按照这些做吧!还有一个特别的字,叫“受”,我说这是啥意思,老师说比如今天你出门磕一个跟头,把膝盖磕破了,你当时是不是特难受啊,难受已经难受了,你能不能接受啊,我们换个思维,你能不能享受啊,如果把腿给磕折了呢,所以我们这么一想,心态就好了,老师会说一个神性思维和一个魔性思维,神性思维就是往好的想,如果让魔性思维战胜了神性思维你心里会特别不舒服,一定要有正能量的东西,这个道德经,一提经你就觉得宗教之类的,你先把经去了,你说道德行不行啊?我们干不了大事,干点小事没有问题,干不了大事,外面地上有垃圾你敢不敢去捡去?我到公园里去锻炼,锻炼完了之后,广场有张黑色的纸特别的明显,我在想捡不捡呢?不捡呢,有纠结,不捡的时候过来好多人从这里走,谁也不看,但我还是想去捡,捡完了之后我就扔进垃圾桶里,再回过头来一看这地方特别空,特别好,心境也特别好好,从那以后呢,我只要见到垃圾我都会去捡,而且捡完发现一个问题,北京的垃圾不多,垃圾桶多,隔50米就有一对。
我这人活的比较简单,所有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觉得人真的没有必要想的太多,其实我这个人没有太多的欲望,我不会开车,所以我对车没有概念,多好的车与我没有关系,我不喜欢,房与我也没有关系,我们家的房没有一套是我的名字,说旅游,旅游地方的好与我也没有关系,我觉得在家看电视,什么都看的见,其实我都觉得没有概念,有人就说了,你与啥有关系呢,我说可能就喝点小酒喝点茶。
还有一个我公司成立的一个宗旨就是:尊重生命,厚养礼葬。别人可能提出来过,可我觉得我肯定是第一个提出来的。
我们总是在提我们要做受人尊重的行业,或者是受社会尊重的人,你比如说我们行业现在有多少人连自己都不尊重,怎么去让别人尊重啊?这个行业一个最简单的一个问题,我们出去穿衣服,参加活动,你连形象都不要,你让社会怎么去尊重你啊,你出门你起码要干干净净的啊,你干殡葬的应该更注重啊,你怎么来让别人尊重啊!记得我曾经参加过一个特别高大上的一个活动,我们好多同行都去了,我觉得对这个行业有好处,人家特别邀请我们去了,其实我当时没有在北京,我当时在怀柔,我第二天来不及,我在怀柔特意买了一身衣服和鞋,我回去穿会特别随便,也来不及,当时我就买了一身衣服,为了参加这次活动,等我一去看我们这个同行,我不敢说他们穿衣服特别随便,真是非常随便,那我当时就说了你怎么让人尊重啊,你自己不尊重自己,你老是提口号,有意思?那这个行业要想受尊重,你得自己尊重自己啊,你表面都做不明白,你还有什么来讲。这个行业为什么不受人尊重,是首先我们这些人没有做明白,这个行业在一开始或者几十年前来讲,都是什么人来做,包括太平间,叫杠房,但是医院太平间这个行业呢是怂人做不了,有钱人不愿意干,那慢慢的,这也叫传承,好在来说,要改现在才改,我们学台湾也好,日本也好,韩国也好,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是我想要的,那我们能不能挖掘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自己的东西啊,老一辈的人有没有把中式的葬礼去研究一下,现在进步了,婚礼改成中式的了,有几个正规的,那葬礼要做的东西太多了,我曾经说过把葬礼改成花就行了,我说对啊那20岁,30岁之前把婚都结了,他有多少人生经历啊,人去世了,最起码7、80,100的,每一个人都有故事,你要把每一个人的故事都挖掘出来,传承。不是说我们做一个葬礼就是为了一个形式,每一个人都有故事,这是从业者要做的东西啊,所以说你现在说这个行业乱,那真正的行业乱,是谁造成的,这次我去沈阳聊有个老师叫刘福龙老师就说门槛太低啊,没有门槛,他给我讲了一趟课特别好,你知道中国有四大先生,教书先生、医生、风水先生、阴阳先生,阴阳先生就是做殡葬的,没有门槛就来了,认为挣钱就来了,进来之后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就糊着,我们现在包括企业需要规范,行业需要有个规定,包括下一步,我觉得国家、殡葬协会,包括北京的协会和各个省市协会啊,也在逐步的规范这些,我觉得就很好,在未来,从业者越来越年轻化,文化水平越来越高,你像现在的20多岁的,再过十年,30多岁的时候水平就高了,这个行业以后会越来越好,你像文化、传承这些都很好,千万不要一说就封建迷信,那封建迷信你制止了?11,我前两天还看了,满大街都烧纸,我们需要正确引导,一到11,满大街都要烧纸,你说为什么?老百姓相信的东西,他从心里来说一定要有,它是一种寄托,寒衣节为什么要烧纸,他有多少人去理解?她可能就是一种寄托,她会说不烧纸就可能晚上就睡不着觉,那我们包括这个行业,我们能不能正确的去引导?这个事情,你要是做了,就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大事,所以说我有时候觉得这个行业我们要受人尊重,我们自己要尊重自己,我觉得一定要有正能量的宣传,一定要宣传我们殡葬人的不容易,我们如果说句实话,我们干殡葬的人他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一个情怀,否则,那工作说句实话,不是人干的活,打比方说,自己家亲人去世了,你会自己去洗洗穿衣服的?说实话,真正儿女不做的事情我们给做了,你不能今天去世了当求爷爷奶奶的,去世了吃个饭都懒得和你吃啊,你净说我们这些去做没有这个能力,还是需要你们去大力宣传,让人感觉我们不容易,你说雇员工,我们是不是比别的要高啊,很多时候知识分子看到他们会说你们这是一件功德的事情。
这两年好点了,特别是前几年,一些小报的记者,特别是实习的记者,他为了抓人眼球,没有真心写这些东西,不好的东西不是没有,但是你得要实际一点,就说寿衣、骨灰盒,就说200元进货,400元去卖,它是暴利?
我聊的这些不见得是我的想法, 我们这些同行有很多话要说,媒体宣传就是一个导向问题。

陶斯亮:阎明复,一个向光亮而生的人!

| 史话

作者:陶斯亮 来源:天道和圣

解放战争期间,在辽吉省委大院里住着三家人,一家是省主席阎宝航夫妇,还有他们的女儿阎明光,小儿子阎明复;另一家是省副主席朱其文及他的两个儿子朱育理、朱育诚及女儿朱丽;第三家就是我家,我父亲——省委书记陶铸,杨叔叔和我(母亲在前线)。
原本省主席是朱其文,阎宝航来了以后朱便让位给了阎。省委大院里有人议论:怎么能让一个民主党派来当正职?父亲和朱其文都知道阎宝航的地下党员身份,但那时还不能公开。陶铸在大会上说:“阎宝航是党外布尔什维克,革命性坚定,是组织上信任的人,以后谁也不许私底下再议论阎主席!” 继续阅读

感恩母爱 为爱前行

| 史话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曾经的她是位意气风发的万人迷,而因为我们的到来,让她真正成为肩上托付重任的母亲。她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两点一线,朝九晚六,堪比超人,展现了‘为母则刚,为母则强’的精神。她的发丝抚平了温柔的岁月,言语间的温暖直击我们的心灵。 继续阅读

陈平:别嫌弃通往天堂的摆渡人

| 史话

(21世纪经济报道视频)

刚刚这段视频,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夜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拍到的,画面中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是武汉仙鹤湖和爱佑汇组建的殡仪服务队。大难当前,我们看到了白衣天使的救死扶伤,人民子弟兵的星夜驰援,但我们很少看到护送新冠肺炎逝者通往天堂的摆渡人,他们是亡灵的爱佑天使。

在这场疫情中,爱佑天使和白衣天使一样,要穿着密封的防护服,在病毒的“包围”中忘我工作。由于很多小区没有电梯,他们要扛着遗体一层一层的下楼。即使有电梯的小区,担架也进不了轿厢,他们要用身体把遗体顶靠在轿厢壁上。由于小区全部实行封门封路管理,殡仪车只能停在马路上,他们要抬着遗体穿越路障艰难行走几公里才能装车,由于防护装备的笨重和不透气,他们每完成一项任务,浑身湿透,体乏无力,比平时的体力付出超出十几倍。

当大家春节元宵节阖家团聚的时候,他们穿梭在社区和各大医院之间;当大家出门不敢接触陌生人的时候,他们不但要处理感染死亡的遗体,还要和死者亲属(不少亲属确认感染)近距离接触;当周围人无奈和远离遗体的时候,他们要为逝者清洗面上的污渍,帮他们整理衣扣,为他们鞠躬致哀,他们给予逝者离开这个世界最后一点尊严。如果说医生的职业治病救人神圣伟大,那他们抚慰丧属悲痛的心灵,给逝者体面尊严的职业,更加神圣而伟大。

遗憾的是殡葬业常常被人忌讳和边缘,殡葬人常常被误解和歧视。他们无论做出多大的付出和牺牲,都很难获得赞扬和喝彩,无论社会和家庭多么的离不开他们,都很难被认同和亲近。他们习惯了在人们悲痛的时候挺身而出,在人们欢乐的时候销声匿迹。他们从来没有 嫌弃自己的职业,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全社会别嫌弃:你们离不开通往天堂的摆渡人。

大咖圆桌论坛:从容论死亡

| 史话

前言:木有枯荣,人有生死,日月轮替,往来寒暑,虽则有情,在圣不免,生而无累,死而无憾。

自古以来,从平民百姓到帝王将相,从目不识丁到文人墨客,无不把死亡当成是人生中一件大事。对待死亡这件事上,你可以恐惧、排斥或者单纯地好奇,但是,人总是要死的。我们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陈平:对死亡不能恐惧,往往大家很忌讳这个话题,不愿意过早考虑,遑论提前安排。其实生前规划好身后事是很明智的,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电视剧《西游记》的导演杨洁女士在桂林九马山拍摄时,被九马山的俊美深深吸引,非常感慨,她说以后她的墓碑就要用这山的形状做,当时周围的人都唏嘘不已,认为她说的不吉利,不应该说这些话呀,活得好好的怎么能想这些事儿呢……你看看别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杨洁导演想到了,所以你看若干年后她去世了,我们就为她设计了九马山形状的墓碑,了却了她的心愿,也成为她永恒智慧的体现。

尤劲东:父母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流过眼泪,但是有一次,我在国外参观一家墓园时,遇见一个中国人带着家乡的土去洒在亲戚的墓上,可是他不清楚这个亲戚的生平,他是什么原因去世的、什么时候埋葬在这里的?墓园工作人员看到他很悲伤就过来询问,了解后就用电脑调出他亲戚生前的资料告诉了这个同胞。我看到这个场景泪流满面,我就想怎么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去世了我会流泪,可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亲过世了,我怎么没有流泪呢?

忘记逝去的人、不去缅怀他,我是不能接受的,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忘记。尊重逝者,纪念他怀念他,把故者的一生记录下来,让他的后人去流传,逝者没有被忘记这一点就让我感动的流泪。

我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去世后谁来帮我做后事的事情,比方说谁帮我擦身,谁给我穿衣服,谁来掩埋?那个时候我身上会很脏啊,我就怕麻烦别人,为我去做这些不吉利的事儿。

所以我就想啊,有没有一种办法,生前挖一个坑,把坟墓准备好,快死的时候自己进去,把机关一关,盖子自动盖上,这样不会麻烦活着的人,也不会让活着的人看到我临时的那些不好的画面。

江倩:我认为灵魂是存在的,死亡意味着转世,死亡本身不是很恐怖的一件事,而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因为你可能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当然不是说要歌颂死亡,但是我觉得应该是件很美妙的事儿。

王老师:东方人和西方人看待死亡的观念完全不同,他们对待死亡是不忌讳的,甚至是赞美的。我在西方国家看到墓志铭是那么的美妙,墓碑是那么的有艺术性,实际上最好的文学作品是墓志铭,最好的艺术品是墓碑。

【殡葬日历】2020年中国殡葬大事记

| 企业史话要闻

【1月】

【2月】

2月3日 民政部印发《殡葬服务机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遗体处置及疫情防控工作指引》

【3月】

【4月】

【5月】

5月26日至27日 湖州 – 浙殡协公墓和设备用品两专委会2020工作座谈会

【6月】

【7月】

【8月】

8月24日 首届“民政部社会事务工作专家委员会”成立

【9月】

9月1日 上海取消《居民死亡殡葬证》

9月19日 广西全区公益花坛葬活动

9月20日 南昌 – 世界因生命而融合主题活动

【10月】

27日-30日 长沙 – 2020年中国殡葬协会公墓工作交流会

【11月】

【12月】

我曾是个女记者,领导把我的工位安排在殡仪馆门口

| 史话百科要闻

大家好,我是罗伯特刘。

2007年我本科毕业,去云南信息报做了记者。

领导夸我描写人物很细腻,他很喜欢,就派我每天守在殡仪馆门口,专门写死人的故事。

我是个胆小鬼,看了鬼片就不敢关灯睡觉。

刚到昆明时,听说市殡仪馆在油管桥,我连那附近都不爱去。

报社领导对我真好,特意开了一个新专栏——讣文。这下殡仪馆成了我的固定办公地点。

继续阅读

卫星专家赵九章自杀,真相未明,10年后空骨灰盒落葬

| 史话

赵九章是我国著名的大气科学家,地球物理学家和空间物理学家,“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的总设计师。但是,他却没能亲眼看到卫星上天的那一刻。1968年10月26日,也就是在卫星发射成功的前18个月,赵九章服安眠药自杀身亡,终年61岁。 继续阅读

福建闽南的丧葬习俗:那么死去的是什么?活着的又是什么?

| 史话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重视丧礼的 。民间丧礼,历来沿袭2000多年前奴隶主贵族用的周礼丧制。
闽南传统的丧礼也是渊源于周礼的。民间崇尚古人死后灵魂不死的观念,遵行儒家倡导的孝道,又盛行鬼神迷信。社会风气以大操大办丧事为孝,不如此为不孝;丧家也以为不如此不足以抒发自己的悲哀,不能表达自己的遵礼尽孝之心和求得逝者灵魂的保佑 。 继续阅读